威尼斯人官网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中国化工园区如何安全发展?从现状、问题、对策3方面解读

    近年来,我国发展迅速,化工园区的数量与日俱增。园区内危化企业众多,生产、储存的种类多、数量大,加之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协调,重招商轻安全的现象仍时有存在。因此,安全问题成了化工园区发展的大患!今天,兴园研究为您解读中国化工园区的现状、问题及对策,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1 化工园区安全现状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不断向化工园区集中,园区化已经成为石化化工行业发展的主要趋势。

    近年来,我国化工园区的建设驶入了快车道,沿海、沿江的一些地区利用自身航运、交通、水源、环境的优势,大力实施园区建设,化工园区的数量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在与日俱增,国内涌现出了一批以上海、宁波、南京、大亚湾为代表的专业化管理水平较高的化工园区,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多年,各类型化工园区有600余家,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化工园区达200多家。

    国内多数化工园区借鉴新加坡裕廊岛化工区、德国路德维希化工区等国外先进化工园区的发展经验:

    坚持安全环保一体化理念,努力打造生态、安全、环保的石化基地,在推动石化化工行业安全生产、节能减排、循环经济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化工园区内危化企业众多,生产、储存的危险化学品种类多、数量大、密集度高,能量高度积聚,加之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协调,重招商轻安全的现象仍时有存在,安全容量难以得到有效控制,一旦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如未能得到及时、有效应急处置,极易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造成极大的人员财产损失和不良的经济社会效益,后果不堪设想。

    2 化工园区安全发展的4大问题

    近年来,化工园区快速发展,规模越来越大,在为地方经济带来巨大贡献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安全问题,园区内危险化学品事故也不断发生,兴园研究认为国内化工园区安全发展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部分化工园区整体安全水平较低

    目前,国内化工园区归口管理部门体制不一,且有较大差距,其中上海化工区管理委员会是上海市人民政府派出机构,惠州大亚湾石油化学工业区隶属惠州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南京化工园区已于2017年6月整建制并入江北新区直管区,武汉化工区管委会也于2017年9月由武汉市人民政府派出机构调整为在青山区挂牌等。

    总体上园区体制建制不一,安全建设水平参差不齐。

    一方面,部分园区发展程度较低,尤其部分中西部城市为谋求自身经济发展,鉴于招商压力先发展后安全的思路依然存在,招商引资安全准入把关不严,致使入园企业本质安全化程度不高,产业链关联度较低,企业布局不甚合理,加大了后期安全监管难度;

    另一方面,部分化工园区决策层及体制机制转换过快,前期制定的安全规划及发展战略无法得到有效落实,严重制约了化工园区整体安全发展,公共区域安全尤甚。

    2)园区安全容量难以有效计算

    化工园区作为特殊的化工企业积聚区域,企业间相互影响,安全风险叠加效应显著。为保障化工园区可持续发展,更好的控制化工园区危险物质总量,近年来,安全容量逐步进入政府、科研院所监管及研究视野,核定园区安全容量便于园区管理人员精准把握园区产业类型、规模和整体布局规划。

    目前国内外学者针对安全容量的研究主要是基于风险评估,安监部门也在参照企业安全评价逐步推动园区整体安全风险评价,全面掌握园区整体风险水平,提高安全风险预判和防范能力。

    但目前都尚处于探索阶段,园区安全容量的计算方法和范围未形成统一意见,不能简单照搬化工企业安全风险核定,加之安全风险评估本身存在的动态性、即时性,园区安全容量尚未形成指导性技术指标,难以给园区管理者提供实际的决策帮助。

    3)公共设施领域安全基础薄弱

    国际上工业区基础设施建设一般有两种模式:

    一是先招商建厂,根据生产的需要和扩展情况逐步解决交通、供电、供 水、排污等问题;

    二是从整个工业区全面发展出发,按照总体建设规划的要求,先投入主要力量建成完整的基础设施,为工业区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目前,国内化工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大都采用第一种模式,虽然有效缓解了前期建设资金不足的难题,但同时带来了新的安全问题。

    一方面边招商边建设边生产势必会造成交叉施工作业,各主体间相互影响,责任边界扩大,各利益主体相互间难以协调,加大了安全管理难度,如武汉某化工园区内环氧乙烷产业链上的供应方、使用方均已投产多年,运输管道至今仍未建设完成,槽车运输安全风险较大,同时加大了危化品道路交通运输安全管理难度;

    另一方面,部分化工园区建设产业关联度不高,公共建设资金有限,难以满足多主体需要,致使公共安全领域基础设施建设普遍滞后;

    第三,化工园区供水、供电、照明、蒸汽等公共基础建设目前主要执行市政标准,显然不能满足化工园区的需要,一定程度上增加了 安全风险。

    4)应急管理能力普遍不高

    根据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统计数据可知,目前危险化学品应急救援主要依靠武警消防力量和中石化、中石油等央企的应急救援力量,一方面,江苏、上海等部分重点化工区域尚无应急救援队布局;

    另一方面,化工园区建设应急救援力量较为分散,资源难以得到有效整合,未能形成集中战斗力。总体来说,应急救援力量远不能满足要求。

    同时,针对化工园区装置集约化、一体化、大型化、风险积聚化给安全生产应急救援工作带来的新问题,园区管理者如何开展工作提高应急管理能力,应急救援工作的可靠性,国内学术界尚在探索阶段。

    3 化工园区4大安全对策

    研究化工园区既不同于单一的化工企业,也不同于一般的工业园区,作为高风险的集聚区,为全面管控区域安全风险,遏制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兴园研究认为今后需园区、企业及社会服务机构等各安全参与、责任主体共同努力,重点可开展以下四项工作:

    1)创新园区安全管理模式

    化工园区安全管理应介于企业安全管理和政府安全监管之间,园区管理者既不能简单等同于安全监管部门,应协调保障园区公共管廊、管线、封闭园区管理等公共区域、服务安全,确保安全责任链条无管理盲区;

    又不等同于企业安全管理,应综合考虑园区整体风险,合理规划企业选址布局,优化相互影响,严把安全准入。

    园区管理者作为一个特殊的管理主体,应创新安全管理模式,建立健全安全管理制度,如安全准入方面应研究制定出台相应化工园区入园评分标准(包括承接退城入园 项目)、厂界外施工、试生产、公共区域检维修、招商前置安全审查等,定期召开企业安全负责人联席会议,共同协调区域安全生产。

    2)核定研究园区安全整体风险

    园区安全整体风险核定评估作为新的命题研究已开展多年,后期应重点考虑园区企业安全风险叠加效应、产业链完整度风险、园区整体规划布局风险、先建对后建的影响、建设生产交叉影响、公共设施生产厂房相互影响等,借鉴吸取国外先进化工园区安全发展经验教训,坚持生命至上原则、效益原则、动态原则、地域原则、各相关方协商原则开展园区整体风险研究。

    利用人、机、环境、管理等风险管理的基本要素,基于风险的基本理论构建评估指标体系,结合各园区可接受风险值,定期核算安全容量,以指导化工园区健康持续发展。

    3)推进化工园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标准研究

    现有化工园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标准执行市政标准所带来的安全风险及后果目前尚无定论,但市政标准不能匹配、满足化工园区安全发展需要已成事实,政府、园区管理者及社会 安全服务力量应共同努力,结合化工园区发展实际,从供电、供 水、蒸汽、公共管廊等方面研究相关园区建设标准,以保障园区本质安全化程度。

     4)优化配置区域应急救援能力

    化工园区作为一个整体,应利用自身区域优势,综合利用政府、社会、企业等各方应急救援力量,未来应重点考虑、优先发展区域应急救援一体化建设,调研区域内可利用应急资源。

    包括政府武警消防力量、各级安监部门布局的区域应急救援力量及企业自身应急救援力量,开展应急资源同园区存在的安全风险匹配性研究,合理优化配置区域应急资源,分区域、主体储备应急救援物资,构建定期巡查模式,及时补给,提高储备统筹效率,科学规划应急避难场所,构建安全、环保、消防智能应急 援体系。


版权所有 威尼斯人官网 地址: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九华南路1009号
联系电话:0553-8398080(网站维护)电子邮件:webmaster@conchventure.com 皖ICP备13013380号